筹划设计和组织实施未来战争,需透析作战指挥链路之变

  • 筹划设计和组织实施未来战争,需透析作战指挥链路之变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军事

  透析作战指挥链路之变,  ■张德群 吴永亮 邱 滨,  要点提示,  ●链路是存在于各行各业的普遍现象,意在把两个或多个节点连接成一个链条和路径,共同达成特定目标。军事领域中,针对不同作战目标,需要构设各种各样链路,其中最关键最复杂的当属作战指挥链路。自有战争以来,作战指挥链路就一直存在,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紧跟战争形态的变化而变化。,  ●当前,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高新科技迅猛发展并在军事领域深入应用,正推动着指挥链路加速演变。如何根据作战指挥需要,把相关要素通过特定方式组织起来形成顺畅链路,不仅关乎指挥成效,甚至关系战争成败。筹划设计和组织实施未来战争,需要基于时代之变、科技之变、战争之变,透析作战指挥链路之变。,  人的作用更为突显,  作战指挥链路是以人为中心构建起来的体系,人是指挥的主体和焦点,各种系统、规则和流程等都是依据指挥人员的需要而构设、调整和优化的。大数据、深度学习等智能科技进入到指挥链路中后,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明显,甚至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已经走上前台,完成之前只能由人来执行的任务,但这并没有否定人作为战争主体在指挥链路中的决定性作用。相反,智能化程度越高,人的决定性作用越重要。在与谁打仗、在哪里打仗、打哪些目标等一些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上,决策权必须始终牢牢由人来把控,而不能任由机器去决断,否则可能造成战争不断升级甚至脱离人类控制的局面。机器智能在人脑智能的主导控制下,可以参与重大问题的情况分析和具体实施等活动,起辅助性、支撑性作用。作战指挥链路对抗的焦点是指挥人员,攻击瘫痪敌方软硬件系统固然能极大降低对手的指挥效能,但攻击瘫痪敌方指挥人员则能迅速取得对抗优势,以一种全新途径“不战而屈人之兵”。因此,一些发达国家多年前就开展了探脑、脑控、控脑等多种操控人脑思维认知的研究,并正在推动将这些脑科技成果应用于战争实践。,  多层跨域更为融合,  在传感器、无线数据传输、近程通信、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的支持下,未来战场之间的流动性、关联性、耦合性不断增强,时间和空间对各种行动的阻隔日趋减小,跨域跨层作战指挥链上各单元、各系统互联互通互操作更为便捷顺畅,从而使分散于不同方向、不同领域、不同空间的指挥要素更加融合。作战指挥链路将从居于顶端的战略级不断贯通至战役级、战术级,把末端的单兵层、平台层、系统层也都纳入进来,把陆、海、空、天、电、网等各域指挥机构与相关业务领域的资源、力量、系统等都接入进来。美军2019年曾提出发展联合全域指挥控制能力,旨在建立开放式系统架构,把所有传感器和射手近实时地连接起来,使美国与盟国之间、军种之间、军种内部之间,陆海空天电网各作战域之间,形成跨域无缝的指挥控制链路,协调一致组织指挥军事行动。此外,作战指挥链路与地方相关机构和部门的合作也日趋紧密,更加强调调动国家整体力量,以形成最大合力。2014年,俄罗斯组建了国家防务指挥中心,不仅负责指挥俄武装力量及相关机构,而且还协调俄联邦各部门及地方在国家层面加强统一领导,以整合国防资源,统筹军地力量运用。,  运行流程更为自主,  未来战争节奏空前加快,对作战指挥链路的快速高效运行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特别是在面对敌方多路瞬时攻击等紧急情况时,完全依靠指挥人员的大脑很难及时有效地分析判断决策。大量智能化技术手段渗透融合于指挥各要素、各环节,既可替代人脑,又可延伸扩展人脑,将极大提升作战指挥链路的智能化水平和自主快速运行能力,从而适应战争“秒杀”“秒令”的需要。作战指挥链路上广域分布的有人无人传感器以及具备侦察功能的信息系统和武器平台等,可实时自主采集情报信息。作战指挥链路依托超级计算能力和大数据、边缘计算、深度学习等智能分析技术,使“海量”数据的处理速度和准确性得到极大提高。基于人工智能等技术形成的“智能参谋”,将不再局限于“从事”快速运算、统计展示等简单重复性劳动,而是可以越来越深地参与到行动筹划、方案优选等决策活动中,更好地辅助指挥人员在复杂多变的战场条件下缩短决策周期、提高决策质量。据悉,俄国家防务指挥中心已在威胁预警、数据分析等环节大量采用人工智能技术,由此将使其信息传递效率提升近3倍、决策效率提升4倍左右。,  动态适变更为敏捷,  保持稳定性是高效指挥的重要基础,也是对作战指挥链路提出的基本要求。在以往的战争中,事先构设的指挥链路在实战中基本不变,也足以适应战争中开展组织指挥的需要。但在未来战场上,智能化的观察、判断、决策、行动等功能既可集中于单一机构、单一平台,也可以广泛分散于多域多个节点上,这样就可以达成因敌因时因情,快速选择其中的某些节点,动态灵活组建一条满足需要的指挥链路。在指挥主体与指挥对象、指挥关系等作出调整,或指挥链路中某些节点被毁瘫时,可迅速重构新的指挥链路,确保指挥不中断。为加快观察—判断—决策—行动四个环节的循环周期,在必要情况下可突出任务的智能规划、方案的智能制定、目标的智能分配和力量的智能协同,精简压缩各环节内容,以更快适应战场变化。据悉,美军“马赛克战”概念的基本思想是“分解—重组—聚合”,即把多功能作战平台“分解”成大量的实用功能单元,分布在整个作战空间。随着作战任务、作战环境和作战行动的变化,通过先进的数据链接和网络等技术,对功能单元进行“重组”“聚合”,及时定制化创建所需链路,特别是将大量低成本智能无人自主系统作为功能单元,可进行智能化高动态的拆解与组装,实现自组织、自适应和自重构,从而可重新即时灵活构建快捷高效的指挥链路。,  安全可靠更为紧迫,  作战指挥链路技术越来越先进、功能越来越多样的同时,也使得指挥链路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脆弱,更易成为体系作战的弱点而被对手盯住不放。如果指挥链路被扰乱、被切断、被瘫痪,那将会遭到敌方高对低、快对慢甚至有对无的“降维打击”。未来作战指挥链路面临的风险多种多样,除了传统的精确火力硬摧毁,以及网络、电磁攻击等软压制外,还面临着认知操控等威胁。当前,发达国家军队在加强安全防护的同时,十分注重从多方面着手不断提高安全可靠性。加强自主可控。作战指挥链路的关键部件、软件如依赖进口,极易受制于人。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发布的《国防关键供应链工作组报告》提出,将供应链安全视作美国防战略优先方向,研发国防供应链风险监视、评估和处置系统,绘制美国防供应链全景图,掌握国防供应链运行情况并制订风险处置措施等,目的在于削减对国外资源及制造能力的依赖。加强伦理约束。明确智能科技在指挥链路中的应用边界,特别是在战略、战役、战术和平台各个层级,对人工智能作出具体规范,科学设定“门槛”和“禁区”,避免高度智能化机器摆脱人类控制而肆意杀戮。加强生存弹性。提高作战指挥链路生存韧性弹性,既可快速恢复,又留有一定的冗余度、保险系数和备份手段,确保在部分节点失效、瘫痪或损毁等情况下,仍能维持基本功能稳定,保障关键任务完成。,  平战一体更为紧密,  作战指挥链路主要用于战时指挥打仗,但平时也可用于组织指挥演训和重要军事行动,正是平时作战模拟、兵棋推演、仿真实验等大量的预实践,才使其得以检验、提高、发展和完善,从而更加适应战时复杂恶劣环境。现今,美军以建模仿真技术为支撑,构建了从战略、战役、战术到平台各个层级的仿真系统体系。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多次运用联合作战仿真系统、扩展防空仿真系统等进行作战方案与作战计划的拟制和优选。随着深度学习、平行系统、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广泛应用,战前有望建立起一个虚拟的智能化人工指挥链路,与物理空间的实际指挥链路相互映射、相互迭代,充分发挥虚拟空间不受时间、地点、人员、装备等多方面的限制,开展模拟训练、仿真实验、效果分析等活动,在不断虚实交互、人机融合的演练中提前进行各种创新性尝试和探索,改进指挥系统,优化指挥流程,完善指挥链路,提升指挥能力,从而减少实战时的失误。2007年,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启动“深绿”计划,核心旨在采用平行仿真技术,基于实时战场态势数据进行模拟仿真,可用于评估作战方案,预测作战走势,缩短作战计划制定和调整时间。2016年,美军启动了指挥官虚拟参谋项目,旨在综合运用认知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为指挥官及其参谋提供决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