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里的战争”:详解现代城市作战应该怎么打

  • “地狱里的战争”:详解现代城市作战应该怎么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军事

  城市作战被称为“地狱里的战争”,是世界公认的最难打的作战样式之一。近年来发生的局部战争中,现代城市作战绕不开、躲不过,并且较之以往地位作用更加突出、战场环境更加复杂。打赢具有智能化特征的现代城市作战,应当遵循更具针对性的作战指导。,  打好政治军事战。现代城市作战广受关注、高度敏感,是“镁光灯下实施的作战”,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政治外交被动。因此,现代城市作战不仅要打好军事战,更要打好政治战;不仅要赢得军事主动,更要掌握政治主动。应当着眼有效性,重点打击或夺控具有重要影响的城市目标,最大限度动摇敌抵抗意志,撼动敌政治基础;着眼正当性,积极宣传己方作战行动的正义性,始终占据道义的制高点;着眼合法性,依据国际法和交战规则,严格控制作战手段运用和打击力度,减少附带损伤,并做好调查取证工作,确保作战行动有理有利有节。,  打好信息主导战。城市通常结构布局复杂、高层建筑林立、道路纵横交错、地上地下一体,楼上面、屋里面、墙后面、地下面,到处都可能有藏匿之敌。离开适时完善的信息支撑,城市作战就可能如同进入了迷宫。现代城市作战应当把获取信息优势作为重要制胜因素,以信息优势削弱守城之敌的地利优势。平时应加强信息储备,全方位搜集目标城市信息,切实搞清目标城市结构布局、防守力量以及政治、经济、社会等情况,建立目标城市信息数据库。做好实时信息更新,战时通过无人机侦察、抵近侦察等方式,及时察明敌防守力量调整变化情况,通过与平时信息数据的融合比对,为作战提供精准的情报信息支撑。,  打好精确火力战。城市防御之敌大多依托建筑物或者藏匿地下实施抵抗,对其毁瘫面临不少困难。有些军政要员甚至混迹于普遍民众之中,甄别难、定位难、打击难。现代城市作战应当尽可能避免对平民的误伤,减少对建筑的损毁,避免“狂轰滥炸”,应慎选目标,实施精确火力打击。应当对敌城防体系进行详尽分析,精准确定打击目标及预期效果;根据打击目标的性质及防御强度,精准选择打击火器及适配弹药,精准聚合体系内的精确打击力量,达成对敌城防体系的精准毁瘫。必要时可建立绿色通道,剥离出重点军事目标,避免附带损伤。,  打好以点制面战。一线平推、步步攻坚、逐街逐巷争夺的传统城市作战战法,难以达成快速高效稳城控局的目的。现代城市作战应避免与敌打成持久战、消耗战,应当摒弃粗放式的传统战法,做足“点”的文章,通过毁点瘫体、夺点控域,实现以小搏大、以点制面的作战效果。对于信息节点、指挥节点等维系敌城防体系运行的节点目标,应当以“打”为主,通过毁敌节点,瘫痪敌城防体系。对于制高点、枢纽点等具有重要战术价值的要点目标,应当以“夺”为主,精打巧夺建立“桥头堡”,把敌人引出来打,在预定区域聚优歼敌。对于水、电、气、油以及医院、学校等民生敏感目标,应当以“控”为主,实施军事管制,精打藏匿之敌。,  打好人机协同战。城市特殊的战场环境限制了传统武器装备和作战手段的运用,却为智能化无人化武器装备运用提供了广阔舞台。智能化武器装备具有轻便精巧、机动敏捷等突出特点,能够弥补人员在城市作战中的不足。但是,城市作战目标多元、军民混杂,智能化武器装备可能被敌误导、误打误伤,需要人员辅助印证、主导决策;城市敌情隐蔽“死角”多,智能化武器装备很难“一打了之”,需要人员跟进清剿、夺占控制。因此,现代城市作战应坚持人在作战中的主导作用,同时重用智能化无人化武器装备“打头阵”“当先锋”,升空自主游弋猎杀或者潜入建筑物自主识别打击。通过人机密切协同,使城市作战中传统的“人”战与智能化的“机”战功能互补、相得益彰。,  打好群队自主战。城市作战武器射界受限、通信联络不畅、组织协同困难,不太适宜大规模整体行动。相反,城市以房屋、楼栋、小区、街道等为单位的独特战场结构,比较适合小群队相对独立的自主作战。故此,城市作战也被认为是“班长决策的战斗”。现代城市作战应当化整为零、打好“小战”,通过各群队自主作战的“小胜”,实现城市作战的“全胜”。战前,可将城市目标进行网格化标定,着眼夺控任务需要,编组若干功能合成、具有较强独立战斗能力的目标夺控群队,精准赋予各群队夺控任务。战中,应当赋予各群队较强的自主决策权,在毁瘫敌城防体系基础上,各群队在预定任务区域自主展开目标夺控,自主处置战场情况。,  打好攻心夺志战。现代城市作战应当把攻心夺志贯穿始终,涣散敌军心士气,降低作战强度,加快作战进程,实现少战甚至不战而屈人之兵目的。应注重宣传己方城市作战的正义性,告之顽固抵抗的严重后果,引导守敌认清形势、放弃抵抗;注重心理震慑,对敌军事目标打击要狠,对敌军政要员打击要准,展示战斗成果,加剧敌心理恐慌,动摇敌抵抗意志;注重心理感化,严守交战规则,严明战场纪律,减少附带伤亡,及时救治受伤平民,救助受困民众,争取尽可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