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课:探苍穹之秘、追“科学之星”_科技新闻杂志

  • A+
所属分类:科技

  ◎新华社记者 齐 健

  “原来我们都来自灰尘”“‘婴儿’恒星的喷流就像是它出生时的‘嘹亮啼哭’”“星星从最冷最冷的气体里来”……

  9月1日,在贵州师范大学隶属中学新校区举行的“遨游宇宙铸梦想”开学科普第一课上,中国天文学会射电天文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天眼”时间分配委员会主任、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邱科平用浅易通俗的语言、生动形象的图片和视频给同砚们分享了自己的宇宙观和“中国天眼”的最新发现。

  邱科平团队刚在《天体物理学快报》上揭晓了基于FAST望远镜(“中国天眼”)“发现银河系中距离最远的大尺度结构”功效,这是“中国天眼”完成的首其中性氢谱线成图事情,也是“中国天眼”除了探测脉冲星以外探秘宇宙的一个主要维度。

  课堂上,邱科平把这一功效巧妙地融入宇宙演化理论的解说。宇宙中的气体越冷,越容易聚在一起,一团冷气体云,在几十万年到几百万年间可以群集、缩短形成恒星。天文学家行使“中国天眼”刷新近邻宇宙气体漫衍的图像,正是为了探讨宇宙演化的隐秘。

长征系列火箭 有望今年完成第400次发射

长征系列火箭 有望今年完成第400次发射

  基于“中国天眼”超群的敏捷度,邱科平团队在距离银河系中央22kpc(1kpc约为3262光年)的地方发现了一条长度达5kpc的中性氢结构,凭证其形态将其命名为“香蒲”。凭证剖析,这可能是现在银河系中距离最远、尺度最长的巨纤维结构,或者是一段新的旋臂。

  我们所在的银河系是典型的棒旋星系,一位同砚问“银河系到底有几根旋臂”?邱科平说,近几年最新研究以为是4条,但争论并没有住手,由于在这些旋臂更远的距离上人类看得并不清晰。“中国天眼”的最新发现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随后,同砚们又提出“为什么我国科学家提出在月亮上建望远镜”等问题。邱科平回覆说,月基天文台不仅不受大气和电磁滋扰,而且若是跟地球上的望远镜组成过问阵列,还将极大提高望远镜的分辨率。关于望远镜的分辨率,邱科平打了个譬喻,单个望远镜的分辨率可以让他在南京分辨贵阳并排站的两小我私人,而阵列望远镜的分辨率可以让人从地球上分辨月球上的人做出的“铰剪手”手势。

  邱科平说,未来“中国天眼”也会组阵提高分辨率。现在“中国天眼”的考察时间申请竞争异常猛烈,但不清扫往后会有让中学生接触和使用“中国天眼”的时机。

  课后,不少同砚上台找邱科平合影、署名,有的还立下了报考天文系的自愿。贵州师范大学隶属中学校长王晓祥说,举行开学科普第一课,既坦荡了学生的视野,增进了知识,又启示了同砚们树立崇尚科学的理念和乐学善思的探索精神,还能引发他们未来投身科学的热情和兴趣。

  据领会,贵州省科学手艺协会、贵州省教育厅、贵州师范大学、贵州科技馆和贵州中科天文教育与先进手艺研究院等,未来会约请更多“科学之星”探苍穹之秘,并接纳“线上、线下”双课堂模式向民众开放。